听着孩子纯净的鼓声 观众红了眼眶
发布时间: 2018-05-10 10:18 【字体:

在老师的引导下,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们进行玄空鼓演奏。

台上进行着拍胸舞演出,台下学生随音乐舞动起来。

  在老师们激动的眼神中,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们上场

  他们席地而坐,身前放着玄空鼓,等待老师用歌声引领

  本组文/本报记者  佘  峥

  本组图/本报记者 林铭鸿

  再过四个节目,才轮到王靳的学生上台,可这位思明区特殊教育学校的音乐老师已经紧张得不行了。

  她仰起脸,对围在她身边的学生进行第N次叮咛:等下你们要记得下来,不要傻傻地站在上面哦。

  她的学生,个个比她高大,似懂非懂地看着她。他们的智商大多在55以下,而正常人的智商在100左右。思明区特教学校正是这样一所专门招收6周岁到18周岁智力残疾学生的学校。

  5月19日是全国助残日,昨天,厦门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把木偶等民间艺术带入思明区特教学校。

  练习玄空鼓演奏 一个动作要分三四步 

  思明区特教学校的学生要为这台演出奉献一个节目:用玄空鼓演奏《鸿雁》。去年,这所学校的音乐老师第一次听到它的声音,认定它是最适合这群孩子的。

  玄空鼓据说来源于中国西周时期的编钟,声音以空灵、悠远、纯净、醇厚为特色。王靳说,这种声音能让我们的孩子静下心来,智力残疾的孩子通常会比较容易躁动。

  她和同事先去学玄空鼓,再回来教学生。但要教王靳的这群学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思明区特教学校老师李颖举例说,一个甩手,我们要分三四步教,孩子们才看得懂。

  即使是分三四步教,也不是一次就可以教会了,那么,诸如《鸿雁》这样的曲子,要教多少次?王靳说,要教“很多次的很多次”。

  一个多月前,五名学生开始准备这个大约三四分钟的演出,它看上去有点单调,学校决定,老师也要上场,为学生们伴舞。

  每次学生上台演出 老师比他们更激动 

  13岁的俊雄被委以重任,第一个上场。这时,他突然紧张起来,旁边的老师赶紧给他打气:你练习时不是敲得很好吗?

  这位黝黑的少年很机智地回答:那时没有这么多人嘛!思明特教有100多名学生,昨天,他们的父母也到场了,还邀请一些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孩子。

  俊雄自我介绍说,我叫“俊雄”,英俊的“俊”,英雄的“雄”。五名上场表演的少年,有两人的名字都有英俊的“俊”。

  他们的老师觉得自己的学生的确是英俊,王靳指着一位学生说,你看看他的眼睛,多深邃!你就知道他多聪明!认为自己的学生是聪明的,这也是这所学校老师的习惯。

  要上台表演的时间进入倒计时,更多的老师涌过来为少年们打气,思明区特教学校校长谢碧贞说,每次学生要演出,老师们比他们更激动。

  观众湿润了双眼 感叹老师太不容易 

  在老师们激动的眼神中,懵懵懂懂的少年们上场,席地而坐,前面放着玄空鼓,静静地等待老师的引领——王靳站在台下,像指挥家指挥她的孩子们演奏,不过,她是用唱的,这样能帮助孩子们找到玄空鼓正确的位置。

  少年们的背后,七名老师身穿红色蒙古服,等待为孩子伴舞。但是,她们必须要等待孩子演奏完,俊雄说,不然我们就会捣乱。

  这真是一幅美好画面。在热烈的掌声后,有人湿润着眼睛对李颖说:你们太不容易了。李颖说,我们其实并不愿意别人说我们的学校特殊,我们的学生特殊,我们的老师特殊,我们希望大家把他们看成普通人,而且,当老师就要有爱心,难道不是吗?

  花絮 

  拜师艺术家 

  这个可以有 

  木偶、拍胸舞、南音、川剧变脸……像到其他普通学校一样,厦门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昨天也把这台民间文艺演出,送到了思明区特殊教育学校。

  当然,特教学校希望获得的,不只是一场演出。谢碧贞透露,学校正在和木偶表演艺术家庄晏红商谈合作,教特教学校孩子们尝试学习木偶、花灯等的制作。

  谢碧贞认为,孩子们可以胜任。平时学校就有在开展手工制作等生活技能课,为的是让走出校门的孩子能生活自理,甚至能凭借一技之能谋生。

  真正令老师忧心的是孩子们走进社会后受到的歧视。思明区特教学校的老师说,经常有找到工作的毕业生打电话回来哭诉:老师,他们又欺负我,明明不是我的错!

  老师们说,孩子们在学校,我们都会对他们好,就希望他们走出校门后,大家也能对他们好点。

  技能大比拼 

  孩子挺有才 

  昨天,思明区还在思明区特教学校举办特教学生生活与劳动技能展示,比赛项目包括过马路、洗手、晾衣服、穿衣服、夹珠子、拧螺丝、刨刀使用、烹饪、电脑使用、手工制作、情景沟通。(厦门日报,2018年5月10日)
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分享到: